毕节事

哑木近期诗歌作品

6 天前 12 0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6 天前 |阅读模式

admin 楼主

6 天前

虚  构



这人生,本来就都是虚构的

你让我虚构什么好?

实在不行,就再虚构

一间小屋吧。小屋里,

虚构一张桌子,桌子上

可以炒几个小菜

也可以煮一个热气腾腾的火锅

吃饭的人,可以只有你我

也可以,虚构三五好友

还要虚构一瓶,怎么也倒不完的

美酒。那就不不必

呼儿将出换美酒。还有必要

虚构一场谈话,温馨也好

激烈也罢。只是不谈生死

也不谈悲欢。只是谈谈

阴晴圆缺,菜品咸淡

可是我知道,你最终必将谈起

你牵肠挂肚,每天都在念着的

诗歌。文字本无情,分行见酸辛

你一生的沧海桑田,一辈子的

不可思议,全在你那些

长长短短的分行里,而我

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来

干了这杯,让我再想想

怎么虚构一场,命里的相遇

那时,你去写你的诗吧

我不想再和你,纠缠不清

我要和她在一起生一大堆

孩子,然后飞快度完

这一直都莫名其妙的

人生。



母亲的头发


母亲是带着一头黑发走的

她还来不及,将一生的风雨

转换成一头白银。


妹妹给她梳头的时候

第一梳,没有梳到头

所以她非富非贵,有病有愁

第二梳,没有梳到尾

所以她没有,白发齐眉

没等到,儿孙满地。


可是母亲,在过去的日子

她的头发,每绞下来一次

家里就会有一袋,果腹的粮食

尽管很多时候,头发长长的速度

赶不上,我们长高的速度。


十年过去,风雨依然如晦

母亲和她的一头黑发

没有一缕阳光,能够触及

也就没有一丝头发

能得到安慰。



松  针


一场小雨过后,松针

青翠欲滴,露水

最终还是抱不住自己

滴落在成群结队破土而出的

小蘑菇身上。小蘑菇戴着

一顶又一顶,五颜六色的小帽子

兴奋地张望着,不知晓

从今天以后,我就再也不会

拥有她了。唯有小松鼠调皮

双双对对的,嬉闹着

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

看着她拿着我如数归还的

信件、照片。还拿着

我要不回来的点点滴滴

倚着柳树,嘤嘤地哭

我也开始哭,嚎啕大哭的哭

声泪俱下的哭,哭着哭着

就累了,哭着哭着

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

松针,金黄的松针

已经落了我一身,暖暖的

像极了曾经。



白色的骨头,或者其他


猪头肉被剔净完以后,就连骨髓

也被吸食干净,只剩下

白白的骨头,被母亲

捡拾了放在一起

有一天,母亲让我把那些骨头

烧成灰。骨头在火里

散发出迷人的香味

我熏熏欲醉,看着母亲

将搅拌在一起的骨头和荞籽

洒进了梁上的土地里

没过多久,荞麦

发芽、长叶,开花

那花朵,也是白白的

在梁子上摇曳起伏

把在地里的母亲,都映成

白色的了。后来

荞麦结籽,颗粒归仓

母亲将荞叶、荞杆、荞壳

都细细的打碎,拌在了猪食里

只有白花花的荞面,被母亲

搅成了凉粉、蒸成了荞饭

敷成了荞饼,咬一口

真的是一口的苦……



返乡记


又一次将自己

灌得烂醉如泥后

他踉跄着,往故乡的方向

狂奔。白日里

他沉睡如泥,毒日的光

烧灼得自痛哭流涕

只有到夜晚

他才能乘着月光

飘飘荡荡返回。


月光下,半路出家的和尚

用自己的血

抄写着佛陀的经卷

偶尔抬头

见到天空飘过的人

像是见到了

往昔的自己。



我是必然要返回山里的人


夏日雨水丰盈,只是松针上滴落的

已经漫过了盛水的石缸


新茶,也已制好

就等水开了


可你还没有从月亮上返回

阴阴晴晴的月亮

明明灭灭的月亮

圆圆缺缺的月亮啊

照着我,在人世

煮茶、喝酒,妄想着

买上一张往返月亮的车票

即便带不回你

也要把另一个自己

带回



拉  勾


爸爸对5岁的女儿说

把你卖了吧,有钱了

我再把你买回来

不。把我卖了

你就没有女儿了

那把哥哥卖了吧

不。把哥哥卖了

我就没哥哥了

那把妹妹卖了吧

不。爸爸

我只有一个妹妹

那把妈妈卖了吧

不。泪水已在女儿眼里打转

我怎么能没有妈妈呢

那没办法了

只有卖爸爸自己了

也不。爸爸

我们来拉勾,一个都不卖

于是,女儿和爸爸

总共拉了五次勾

这下好了。女儿说

我们家谁都不会被卖了



寄母亲


昨晚在二哥家喝酒

二嫂做了好吃的火锅

四哥四嫂也在,三姐也在

还有一大群孩子

稍大一点的几个

估摸着你还记得

但他们都长大了

现在见面,不知道

你还能不能认出

稍小的几个,都是你离去后

才来到这人间的

譬如清儿,秉勋,子杰,睿颖等等

孩子们都很乖

一个个生龙活虎的

不知道人间忧愁

我看着他们,就想起了你

想起了你,就把酒啊

一杯又一杯,灌进了肚子里

如果你在,你又要骂我了

让我少喝点,再少喝点

喝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

后来果然喝醉了

疯疯癫癫的,想着你,念着你

说着一些胡言乱语

可是谁都不理我

天上的月亮躲着我,怕我询问

星辰也躲着我,一颗也看不见

就连风也不吹,雨也不下

它们都这样,在我想让它们

给你捎句口信

想让它们帮我做点事的时候

就一个都不见了

后来我到家了

用最快的速度睡着

想着在梦里,或许能见到你

可就连梦也没能做一个

早上醒来,身心俱疲

更多的是绝望

就憎恨起这副皮囊来

这副皮囊,是三十多年前

你给予我的,是你留在人间的

一件遗物,我不知道

他还能保存多久,也不知道

这疼,还会持续多久

但我答应你,以后

我尽量少喝酒了,酒多伤

酒多了,容易想你

我不想再过多想你了

可是十年过去

依然没有淡忘的迹象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真的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



鸟鸣总是好听的


鸟鸣总是好听,可是你

多久没有听过鸟鸣了

又有多久,没被鸟鸣吵醒过了

昨晚一夜轻雨,有人半夜不睡

天亮的时候,雨停了

消停了半夜的鸟儿

都没有梳洗打扮

就扶老携幼,呼朋引伴

花枝招展的,齐刷刷

飞上了枝头。它们

自斟自饮,自弹自唱

是好听的。或者

推杯换盏,大合唱小合唱

是好听的。甚至

稍显苦涩的叫唤

也是好听的。

可你还在沉睡

那高高低低,长长短短的鸟鸣

急急缓缓,悠悠长长的鸟鸣

反反复复,花样翻新的鸟鸣

各种好听的鸟鸣啊

你一声也没有听见

想想,这真是一件

遗憾的事情



孩  子


孩子,你紧紧攥着的小拳头

举过头顶的双手,不是游戏

是祈求,是投降,是我一生

都不愿意见到的样子


你不是叙利亚的孩子

多好。你是我的孩子,多好

千山万水,炮火硝烟

我给不了你最起码的安全

万水千山,硝烟炮火

你在叙利亚,我在中国


如果可能,请你做我的女儿

我这个心酸的老父亲啊

即便没了自己,也要护你周全



挖  坑


这些年我一直重复做的一件事

就是挖坑。挖各种各样的坑

开始挖坑,是栽苞谷、洋芋

后来挖坑,是栽各种各样的人

那么多人,都被我栽进了坑里

那么多庄稼,最后都从坑里冒了出来

让我有丰收的喜悦,还让我填饱肚皮

可我栽进去那么多人,一个都没有

从坑里出来,给我重逢的欢喜

现在,我依然重复着挖坑

这件劳累的事。我对每一个人说

我爱你们,请你们到我的坑里来

这里有你们的幸福,是你们的归宿

他们依次进来,最后又叹息着离开

拒不承认。最后的最后,我想挖一个

大大的坑。把那风霜雨雪,以及这具

折磨了一生的皮囊、骨头

全部埋进去,不让人知道

世间曾有这么一个人,挖了一辈子的坑

最终埋葬了自己。



自你离开后,我就很少一个人

喝闷酒了。闷酒难喝

不是难以下咽,就是过分喝多

不比你在的时候,我喝得少

你就让我能喝,就再喝一点

如果我喝多了,你就生气

你就向他们 哭诉,说你一生

只养了这么一个儿子

说独火柴头秋死人

独儿子气死人 后来

你果然死了,独自去了后山

不再管你的独儿子

是不是还喝闷酒

如果还喝,是喝得多了

还是喝得少了。譬如今晚

我就再一次喝多了

喝多了好,喝多了

我就能想起你,想起你在的日子

那时奶奶还在

虽然不尽是欢声笑语

可是只要活着,我们家就有希望

那时爸爸也还健康,浑身的力量

不但能教导村里的孩子,还能托起

全家的梦想。那时我还不会喝酒

那时候妹妹,还是一派天真

觉得世界,就是她们想到的模样

可是今日今时,奶奶逝去

已是几十年,爸爸病痛缠身

也是多年了。妹妹成家,妹妹回家

只有我,这么多年了,一直在外漂流

我不知道要漂流到几时,才能归去

也不知道,这闷酒要喝多醉,才是结局

如果你在,你又要骂我了

说你一生,只养了我

这么一个独儿子。而独儿子

通常都会,气死人……



在三月


在三月,适宜早起

看百花盛开,万紫千红

看春雨如烟,新月朦胧

而我不,我还要赤脚上路

走回老故乡,老故乡

有亲人若干,有的

种下传世的粮食

有的打起包裹,又去了

远方的远方,还有的

在地下安睡,永不见面

我要把他们唤醒,我要他们

即便只通过草木

也要在三月醒来,三月

春江水暖,三月

生死轮回。你们回来

我还有,经年的光阴

可以相陪。



二月的最后一天


二月的最后一天,与平常

并没有什么根本的

不同。不过是一早一晚

还在显得凉薄,不过是有人

梦见了谢世的自己。不过是

春风,吹过了破碎的山河

不过是灯芯草,从老故乡

齐刷刷冒出了头,不过是

我在西北偏北,想着你

想着你,但也只是

想着你而已

在二月的最后一天

在春风里,空自看百花盛开

而无话可说。



弟  弟


弟弟,每次火车从门口经过

我们首先听到的,不是汽笛

刺耳的声音,也不是火车

一节又一节,怎么数也数不完

而是那惊心动魄,刺骨的寒风

我们在隧道口居住,每有列车经过

车未到,风先至

以前的时候,我们任凭风

吹乱头发,衣襟,甚至于让风

吹乱我们谈论的话题,笑声

后来,你在门口呆呆地坐着

看列车,南下广东,北上四川

再后来,你随着火车

去了我不知道的地方。现在呀,弟弟

火车依然,轰鸣着,滚动着

一次次,卷起这寒冬的冷风

可是你,再也不看火车了

也不再,和我说话了。



谎  言


他又腆着脸回来了

吹嘘着他在外面

有多么风光,闯下了

多大的名堂。老母亲

惊讶之余,奔走相告

说她的孩子,在外面

没被饿死,又回来了

又活着回来了。

多年以后,他孑然一身

又回到了故乡。老母亲

已然不在,而他依然吹嘘

说自己在外面,是如何的

纵横驰骋,不但吃尽了天下人

且吃人不嘴短,拿人不手软

只是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

用户组 : 管理员
邮   箱 :admin@admin.com
手   机 :未填写
Q   Q : 未填写
性别 : 就不告诉你
主页 :未填写
个人介绍 :未填写

主题454

帖子456

积分1648

  • 发布新帖
  • 在线客服
  • 微信
  • 客户端
  • 返回顶部
  • 房产
    招聘
    交友
    二手车
    宠物
    百宝箱
    关闭
    社区导航
    草根话题
    城市活动
    民生民意
    爱心公益
    毕节城事
    招聘求职
    兼职招聘
    生活服务
    同城拼车
    求租信息
    求购信息
    全职招聘
    求职信息
    职场生涯
    本地频道
    失物招领
    寻人寻物
    口碑商家
    毕节美食
    毕节理财
    健康养生
    跳蚤市场
    宠物花鸟
    房产频道
    房屋出租
    最新楼盘
    房产经记人
    二手房源
    门面商铺
    看房日记
    购房俱乐部
    业主小区
    家居装饰
    装修攻略
    软装搭配
    旧房改造
    装修咨询
    家居建材
    装修方案
    设计大伽
    装修公司
    谈天论地
    户外装备
    旅游攻畋
    骑行山水
    景区推荐
    摄影在线
    影视娱乐
    婚纱照欣赏
    美图欣赏
    汽车之家
    二手车
    汽车养护
    车友车会
    新车资讯
    情感频道
    同城交友
    找女朋友
    找男朋友
    亲子母婴
    婆媳关系
    情感日记
    备婚攻略
    护夫美容
    教育辅导
    学霸经验
    学生交流
    文学诗歌
    家庭教育
    家教服务
    名师分享
    知识问答
    招生信息
    站长之家
    积分充值
    投诉建议
    新人报道
    站务处理